所在位置:佳釀網 > 酒業評論 >

“下一屆”酒業IPO誰能拔得頭籌?

2019-02-26 08:19  中國酒業新聞  佳釀網  字號:【】【】【】  參與評論  閱讀:

“IPO夢”的背后,不僅代表更高規格地位以及更多資金納入支持,更預示著企業嶄新的視野與未來。在白酒行業,茅臺一騎絕塵引領上市品牌組成睥睨天下的強力軍團,業績端的逐年飄紅成為行業復興的風向標,一系列數據更是成為外界研究白酒圈發展態勢的重要參考。

年前,“酒商第一股”華致酒行上市鐘聲還余音繞梁,而在酒類生產領域,市場持續向好的光景,讓更多的酒企也想加入到“追夢IPO”的隊伍中來。

在這群追夢者中,誰又能敲響下一個上市鐘聲?

(圖片來源網絡,如有侵權請聯系本站)

1、身前是“平湖”,身后是“波濤”

在特殊節點完成上市計劃圓夢IPO,幾乎成為一種共識,目前瞄準上市的酒企多把時間預定在2020年,這也是很多酒企新三年、或者五年目標的一個標志性節點。一方面,名優酒企以高質量發展為主旋律對自身精雕細磨;另一方面,上市的運作的確已經在緊鑼密鼓地進行。

目前來看,重返100億陣營的郎酒對于上市可謂執著異常。

早在2007年,郎酒就曝出擬上市的消息,并股改成立郎酒股份有限公司,但最終計劃被擱淺;2018年,當各方面改革調整基本落地后,瀘州市發布《瀘州市千億白酒產業三年行動計劃(2018-2020年)》,再次將助力“郎酒2020年成功上市”的規劃傳遞出來。

過去這十年間,郎酒經歷過百億時代的甜美回憶與調整跌巖的痛徹心扉,最終在2018年重回巔峰。大規模“手術刀”式的精準操作將郎酒從“最危險時刻”拉回到良性軌道,那么,前期的韜光養晦之勢能為后續上市寫下精彩劇本?

隨著汪俊林在改革調整中將新的“群狼”戰略深入推進,郎酒逐步完成去庫存、清理產品線,梳理以青花郎、紅花郎、郎牌特曲、小郎酒為核心架構的產品體系,另外,還匹配提拔了以梅剛、陳建偉等為核心的“郎軍”營銷中堅,蓄勢沖刺的郎酒顯然已經做好了充分準備。

與此同時,和郎酒隔河相望的習酒也再啟IPO計劃,醬酒熱的全面發酵,也使得習酒迎來二次蛻變的絕佳機遇。

過去兩年中,習酒作為茅臺集團的側翼中堅,以更為強勁的姿態出現在競爭戰場上。2017年35.76億、2018年56億、2019年76億(規劃),意圖業績三年三級跳的習酒,上市的節奏越漸緊湊。

而事實上,早在2012年習酒便提出過上市計劃,后遭遇行業大調整期以致計劃延緩。到近兩年,逐年向好的業績表現,讓這一計劃再度浮出水面。雖一直未確定IPO的具體時間表,但年前召開的全國經銷商大會上,茅臺集團黨委委員、副總經理楊建軍明確點出了“加快推進習酒公司IPO進程”工作的部署,更早前,李保芳在講話中也多次提及IPO,無疑都為習酒的上市進程添火加薪。

而在茅臺鎮,近年風頭正盛的國臺在2016年提出“十三五”期間完成上市目標,從最初的2018年后又延續到2020年,今年1月,國臺酒業明確表示要在2020年初申報IPO的行動規劃,國臺這一部署背后,有著擴投轉型、股權激勵、產品結構優化升級、營銷體驗交互貫通等一系列多維價值鏈構建作支撐;仡欉^去的一年,利稅翻番、銷售額同比大增83%、品牌價值躍升至156.75億、同比增長53%......數據上的亮眼可以說為國臺2020年主板上市打上了一支強心劑,從而繼續為醬酒“新領袖”的品牌導向注入能量。

此外,金沙酒業官方表示“2020年將開始著手IPO準備工作”;汾酒集團則謀求2019年后完成整體上市......縱觀這些對標“上市”的企業,無論是初啟備戰還是面臨敲鐘前的臨門一腳,都為整個行業的增添了不小的活躍度,進而成為一股助推酒業復興的特殊勢力。

2020年,爭敲上市鑼必將是酒業的一幕大戲。

2、認清本質,IPO并非百分百的“錦上添花”

談完了“面子”,再來看看“里子”,上述企業為何如此鐘情IPO?

坦白地講,募集資金、吸引投資者、增強流通性、提高知名度和員工認同感、回報個人和風險投資、利于完善企業制度、便于管理等等由上市帶來的便捷益處無疑是核心動因。

縱觀目前已經成功上市的十多家白酒企業,品牌影響力及業績提升多數都實現了跨越式發展?煊嵕y計的圖表中顯示,以茅臺、五糧液、洋河、瀘州老窖等企業為代表,從上市期節點到2017年,業績與凈利潤呈現幾倍甚至幾十倍增長。

但也有如皇臺等企業呈現截然相反的狀態。數據顯示,皇臺在2000年上市時期,業績與凈利潤分別為1.58億元、0.26億元,到2017年,其經營狀況不增反減,不僅營收降至0.48億元,凈利潤更是轉盈為虧。

在增幅方面,分別占位兩項排名第一二名的茅臺與瀘州老窖,無疑是上市酒企中的最大贏家,業績與凈利潤增幅都在20倍往上。此外,順鑫農業、山西汾酒、五糧液等也有較好表現,而皇臺酒業則是唯一一家營收與凈利潤皆為負增長的企業。

“上市從時間來說肯定是越早越好,對于企業而言,誰上市更早誰就能更早拿到資本,借助資本紅利開疆拓土。”黑格咨詢董事長徐偉表示,企業上市一方面是為了獲得更好的品牌影響力以及產品溢價,另一方面歸根結底就是缺錢。上市后的企業在財務數據以及策略動作上更加透明,發展透明化對企業在市場運作與布局上產生的影響,在不同作用和不同環境下,它所帶來的結果可能是正面的也可能是負面的。

徐偉表示,“對于股民而言,他們購買企業股票都是買漲不買跌的,業績好,股票就漲,股票漲,大家就都看好,這是一個定性循環的關系。”在這一輪上市企業的發展上,茅臺抓住機遇最終獨領風騷,成為白酒中的超級品牌。而皇臺酒業因為戰略決策的失誤,未能恰當趕上行業回暖熱潮,經營狀況、股票價值、股民信心都急速下滑,最后形成無法生存的惡性循環。

因此,企業IPO上市到底能否實現“錦上添花”,誰也說不清。

3、上市是道“選擇題”,核心在于行穩致遠

從本質來講,上市與不上市是兩種不同的戰略選擇,甚至是企業管理藝術。

細看目前的酒行業現狀,有郎酒、習酒、國臺、金沙等一類期望通過上市形成二元成長的堅定路徑者,同時也有劍南春、勁牌等始終“避而不答”的品牌。

劍南春僅用一瓶水晶劍即獨霸白酒次高端鰲頭,以400元價格帶壁壘優勢成為“次高端之王”,2018年破百億新里程碑的消息爆出更是賺足行業眼球。而致力“做百年企業,樹百年品牌”的勁牌,同樣通過勁酒、毛鋪苦蕎兩大核心品牌沖擊百億,業績端的一路高歌猛進使之形成保健酒領域的獨特風景。

記得之前勁牌董事長吳少勛曾說,勁酒可能一輩子都不會上市,這與食品界老干媽的創辦人陶華碧的戰略抉擇十分相似,吳少勛一生與酒打交道,在他看來踏踏實實把酒做好就是最大的夢想。

一心埋頭搞發展的兩大優秀代表成員,雖未上市但同樣發展頗佳,他們的上市八卦也成為酒業圈“吃瓜群眾”們常常議論的話題。

徐偉向快訊君解釋到,在是否上市這件事上,企業應根據實際情況慎重選擇,現金流充裕且發展十分優質的企業,上市實際上是沒有必要的。

“但到目前為止,IPO上市仍然是大多數企業的夢想。反過來思考,一個企業經營優質,經過嚴格篩選最后成功上市,從而推動自身的再突破,這種期望更好未來的愿景總是好事。”

因此,對上述計劃IPO的企業而言,拋開上市需要的各種硬性條件以及地方政府的政策傾斜與支持,企業補足短板創造生成良性可持續發展道路,是上市前后都起決定性作用的條件。

諫策咨詢聯合創始人司勝軍也指出,這些企業中郎酒、習酒都有明確的產品戰略,對他們來說,深度打造市場,保持高速發展是其目前最主要任務,而國臺則需進一步明確且強化價值屬性,繼續在產品戰略與消費者溝通上建設更清晰目標。

    關鍵詞:IPO 郎酒 勁酒  來源:糖酒快訊  伍娟
    商業信息
    极速赛车是正规的吗